穷长者受关注 穷青年更堪忧_星岛社论_新闻_星岛环球

2017-12-09 02:37

《星岛日报》11月18 日发表 题为“穷长者受关注 穷青年更堪忧;考验;的评论文章 全文内容如下:

政府颁布最新贫穷线数据,人口老化加上贫穷线打算方法只计收入不计资产,长者贫穷人口大增是预感中事,而领有大学学历的穷人多了,则令人关注"青年向下流"的趋势。

社会多了穷人,不等如大家收入下降,原因是本港并非采用绝对收入水平来定义贫穷,而是以每月住户收入中位数的五成作为贫穷线;因此,打工仔加薪,社会收入进步,贫穷线就会向上移,例如刚公布的去年贫穷线,以小型家庭住户而言,门槛就提高了二百元,永远会有一批人处于贫穷线以下。

本港是富裕社会,再加上种种社会福利,处于绝对贫穷状态的人很少,扶贫委员会采取了相对贫穷的概念,主要作用是主意缩窄贫富差距,令收入较低的人士跟不收入的人士,包括退休老人,可能透过政府声援,分享经济成果,改良生活质素。

昨日公布的去年贫穷人口达一百三十五万多人,比前年微升,贫穷率为百分之十九点九,即每五个市民就有一个是穷人。不过,在综援及生果金等恒常现金政策参加后,贫穷率就缩窄至百分之十四点七,贫穷人口就减少至九十九万多人,持续四年低于一百万,政府形容贫穷情况大抵平稳。

退休少积蓄须多方照顾

值得留意的是,年满六十五岁的长者,有濒临四十八万人收入处于贫苦线以下,就算有一批人领取了综援或津贴而脱贫,仍然有近三十四万长者处于贫穷线以下,比例上几乎每三位长者就有一位被界定为穷人。

由于贫穷线不计资产,而六成处于贫困线下的长者,是住在已经供满楼的自置居所,这些人大多会有一定积蓄,因而,实际清苦长者的数字应该较低。

诚然收入处于贫穷线以下的长者并非全都是穷人,然而,看着街上的拾荒白叟,社会绝不能对长者贫穷问题掉以轻心,尤其是战后婴儿潮期间出生的人士,陆续达到退休年龄,当局估计二十年后,本港长者占人口比例将由现时的六分一倍增至超过三成。

很多长者教诲水平不高,大部分从事基层工作多年,积蓄不久,子女则可能自顾不暇,就算可领综援或长者生活津贴解决饥寒,仍然要省吃俭用。现时失业率下跌至百分之三,已届退休年事而连续留在职场的长者日多,长者劳动人口加入率,由○九年的百分之五点五,回升至去年的凑近一成程度,可是大部分长者收入有限。

青年向下贱 未人尽其才

当局除了金钱方面的津贴,还须在居住、医疗、生涯起居等方面,做好对贫穷长者的照顾工作,以及透过税务安排鼓励子女照料老人家。

更值得关注的,是只管失业率甚低,持有专上教育学位的穷人,即使获政府种种津贴后,仍达一万七千人,比五年前增加了七千七百人,比例则由五年前约每二十个大学毕业生就有一个穷人,回升至去年差未几十人就有一穷。

教导是重要的脱贫阶梯,但是近年占领大学学位的人士,大局部收入改进有限,甚至多了人跌入贫穷网,起因是大学学额急促扩展,取得学位的人数大增,然而相对高薪职位供应追不上,浮现辞职错配,一些大学生不得不"屈就"入息较低跟学历须要不高的工作。

这种"青年向下流"的气象,职业不佳又置业无望,是多了新一代不满社会的起因,单靠津贴补助,不可能从基础上去解决问题,必须开拓更多人尽其才的优质就业途径。

相干的主题文章: 相关的主题文章: